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马车飞驰,破旧无蓬,寒风呼啸,天地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马车上,刺骨的寒风早已吹凉了古尘的心→戒已锈迹斑斑,却一直不曾离手!

    他呆呆地望着远方,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却自言道:

    “她说的、让我等五年……”他嘴角是无奈痛苦的笑,他伸出了苍白的手,颤抖地在角落里摸索,拿出了一个酒瓶送入口中,任那烈酒罐入心肺,随即他便猛烈咳嗽,咳得弯下了腰,使那苍白的脸,终于是有了丝病态的红。

    赶车的人体型微胖,也许看上去年纪不是很老,可脸上是一道狰狞的伤疤,那凹陷宽大的疤痕已是蔓延到了脖颈处的衣领,却不知道布衣深处是否还在蔓延?他望了一眼古尘,那可怖脸上竟满是无奈与怜惜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一定注意身体,五年……”他本想说五年之期!那个与他约定五年之期的女人∴正是这个理由,让古尘熬了下来。可是,五年之期将近,这五年一过,古尘当如何活下去?他终究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阿福,这五年来真是把你耽误了,你以后的路还长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别说了,你与我的恩情,岂是我这辈子所能报答得了?

    “阿福……”他没有能说下去,忍住了那几乎快要湿润的眼睛,这些年来他总算看对了一个人,一个没有背信弃义的人。

    阿福沉默,这些年的种种经历,他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!他真的很痛苦,而且更孤独!

    “大哥!无伦你变成什么样,我都当永远追随你”这绝对不是安慰!他们本是主仆,古尘却从不视他为奴,后来,在那无数场生死之战中他用性命为古尘挡住了一刀,自此,古尘成为了他患难兄弟。

    “大哥,很多事,你应该试着去接受……”阿冈探地去劝说。

    “五年,整整五年,终于是该放弃了。”他嘴角勉强挤出来的微笑,却更是无尽的痛苦。

    是该放弃了?即使他不放弃,下一个五年,他的身体是否还能熬得住!古尘摊开手掌,看着掌心乌黑的血痰,却没能再笑下去……

    道路坑洼,马车颠簸着继续前行,古尘以长涧撑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